推荐资讯

你这是套我话呢,你不会以为我还是那个傻乎乎的黎欣怡吧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6:59 浏览:
 欧阳烁转身看着眼前的黎欣怡,“我必须和你承认,不管你现在是谁,我的老婆是常景妍,她是我爱的女人,我希望你能放下过去的怨恨,开始新的生活。”
 
    黎欣怡讽刺的笑着,天底下男人有几个好东西啊,永远都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,现在他有了常景妍,就打算对她不管不顾,恨不得她从此消失匿迹了。
 
    都说女人一生最爱的都是第一个男人,而男人最爱的,往往都是最后一个留在他身边的女人。
 
    硬的不行那就只能来软的,黎欣斐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柔柔弱弱,“烁,你真的就这么无情,再也不要了我了吗?我多么希望,我第一次重新站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就能够认出我来,可你没有,那一刻我就是和你赌气,就是觉得自己委屈,才没有告诉你真相,我伤心的是,你明明曾经怀疑过我就是欣怡,在一些证据面前,你却宁愿选择视而不见,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好,让你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将我忘得一干二净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不说这些了吧。”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,递给她,“离开这里吧。”
 
    黎欣斐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欧阳烁,“你把我当什么了?你想用钱来打发我离开?”
 
    欧阳烁叹气,有些话他本来不想明说的,但他不喜欢浪费时间,“我既然能怀疑到你可能就是欣怡,我一样可以去查黎叔在国外的生活状态,现在在我看来,不管你是黎欣怡还是黎欣斐,你都很需要这笔钱,黎叔也很需要,也可以说的更直接一些,你重新出现在我的生命中,无非就是为了钱。”
 
    黎欣斐大声的反驳,“我没有,我根本不是为了钱。”
 
    有理不在声高,这个时候往往你的声音越大,越是表示你的心虚。
 
    欧阳烁发现,无论眼前的女人似乎黎欣怡还是黎欣斐,他都没有从前的那份耐心,似乎他已经将全部的耐心都用在了常景妍一个人的身上。
 
    他冷傲的反问她,“那你想要什么?我吗?对不起,迟了,整整七年,你早干什么去了,爱情是很脆弱的,它真的经不起你用七年时间的考验。”
 
    就在欧阳烁就要离开的时候,黎欣斐别无选择,只能用最后的手段来留住他。
 
    “那个时候我怀孕了,我们的女儿现在已经七岁了,这也是当时在手术台上,我坚持活下去的动力,难道你就不想见见自己的女儿吗?”
 
    欧阳烁无法相信,她紧蹙着眉,质疑的盯着黎欣斐,七岁的女儿?怎么可能?
 
    “黎欣怡,你是疯了吗?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他很想否定,但他自己很清楚,他心虚着,如果真的有个女儿,他会不知所措。
 
    黎欣斐轻蔑的笑着,“现在医院技术都很高,我有没有骗你,你用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得到真相,我没必要说这样的谎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仍然不解,既然他们之间还有个女儿,为什么她早不说,非要等到现在才说,在他和常景妍结婚之前,她有很多机会可以说出来的,那个时候为什么不说?
 
    “黎欣怡,你最好别骗我,你应该很了解我,最后你会什么都得不到。”
 
    她黎欣斐又不是吓大的,完全很有把握的模样,“什么都得不到又有什么关系,我很笃定,最后得到你的,是我就够了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很清醒也很理智,即使真的有个女儿,结局也不会是她想象中的那样,“那我可以告诉你,别在痴心妄想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 
    当一个心里已经没有你的时候,他真的会很狠心绝情。
 
    没关系,她黎欣斐既然能走到这一步,不达目的她是绝不会轻易收手的。
 
    她想要的可不是他一张打发乞丐一般的银行卡,她想要的跟不可能是心里没有她的男人,她想要的,是整个盛天国际。
 
    她的目的很简单,要么得到,要么毁掉。
 
    “走吧,带你去看看你的女儿,她长得更像你。”
 
    黎欣斐的话让欧阳烁心里闷堵的厉害,他有种被她牵着鼻子走的厌恶感,但他却别无选择,如果真的有个女儿,还是他的孩子,他是不可能做到不管不顾的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我调查出的资料里面,没有孩子?”他也是有疑惑的。
 
    黎欣斐笑的坦然,“那是因为你调查到的所有资料都是我背后提供的,我想让你知道的,你自然能查到,我不想让你知道的,你想查都查不到。”
 
    “欣怡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如果只是为了回到他身边,她没必要这样大费周章的设定每一步的计划。
 
    他从来都没想到,那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用微笑来笑过的女孩,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从前的黎欣怡即使受了太大的委屈,都不会做伤害身边人的时候,她总是说,可能是她做的还不够好。
 
    事到如今,黎欣斐觉得没必要隐瞒什么,“让曾经没一个伤害过的人,得到应有的惩罚,我要让你们都知道,有钱没什么了不起,有权更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固定票,我一定会你们,身败名裂,永不翻身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冷静的看着发狠的黎欣斐,“过去七年的时间告诉我,恨一个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,那不是在惩罚坏人,而是在惩罚自己。”
 
    “欧阳烁,别以为你还能说服得了我,过去七年你不是因为恨常景妍而痛苦,你明明就是因为爱她,却不敢和她在一起而痛苦。”黎欣斐的话一针见血,这就是事实。
 
    “你觉得就凭你,你能制得了整个盛天集团吗?”
 
    黎欣斐感叹的嗤笑,“欧阳烁,你这是套我话呢,你不会以为我还是那个傻乎乎的黎欣怡吧,当然,我可以明目张胆的告诉你,我背后有人,但你知道吗,只要我今天把你私生女的事情爆出去,明天你们盛天国际的股票跌的可能不止一位数的百分点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黎欣怡,你让我刮目相看了。”她一定是抓到了盛天国际的致命点才敢如此嚣张。
 
    “那就走吧
    她急吼,“欧阳烁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,自己的女儿都不想见到吗?”
 
    欧阳烁没有再回头和她多说什么,他不是不想见,是说的,改日再见,如果说狠心,更狠心的不应该是她吗?女儿都七岁了,她才在逼不得已的时候拿出来威胁他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