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赵阿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弄巧成拙,能一起回来还以为是如胶似漆了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6:52 浏览:
“我会去问的,但即使她是,那也只是过去,我们都应该从过去的事情中走出来,而不是再回到过去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走后,吴子洋拧紧眉心,这个欧阳烁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,他和从前不一样了,或许是妍妍改变了他。
 
    欧阳烁没想到常景妍会因为担心而找到这里,她双手托着下巴,弓着身子趴在他的车头上,盯着前挡风玻璃自言自语的烦恼着。
 
    欧阳烁没有打扰她,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只看到她脑袋往右以外,叽咕着,“你说,他们真要是打起来可怎么办啊?”
 
    长长的叹了口气,脑袋又歪到左边,嘟囔着,“他们两个谁能打赢呢,到时候我要先保护谁呢?哎,真是烦恼啊。”
 
    可以看的出来,她现在烦恼的很认真。
 
    突然,她突然站直身体,指着他的车,用力的点了点头,“对,他们要是动手,我就直接报警,让警察叔叔请他们去喝茶,这样他们以后就再也不会打架了。”
 
    说完又重重的点了点头,傻呵呵的笑着,“常景妍,你真是聪明,就因为聪明又漂亮才会有这么多男人非你不可的吧,哎,真是美人烦恼多啊。”
 
    看她在哪里臭美的样子,倚在柱子上的欧阳烁没忍住的笑了,常景妍发现有敌情,猛然转身,看到的就是他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倚在那里,看着她在一直笑。
 
 第222章 怎么会迷上你......
 
    常景妍知道他肯定是听到她刚才说的那些话,正在笑话她呢。
 
    “笑什么笑,你这样完整无损的回来,是证明你们只动口没动手吗?”
 
    常景妍学着他的动作倚在车身上,欧阳烁看她现在这样子,是不满意他好好的出来啊,很像个孩子本来想看大人也不听话一次,结果却让她有点儿小失望。
 
    欧阳烁笑着朝着她走来,故意说,“可能是你魅力还不够大吧,看来这位聪明漂亮的已婚妇女,你要努力喽。”
 
    “切,就像我很稀罕你们两个似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稀罕。”常景妍转身准备开车门的时候,欧阳烁趁机搂紧她纤细的腰,低身,下巴磕在她的肩上,磁哑的嗓音暧,昧的在她颈间蔓延。
 
    “走开啦,让别人看到可不好。”常景妍脸红心跳,这可是公众场合,随时都会有人来来去去的。
 
    欧阳烁牛皮糖一样粘着她的背上,“有什么不好的啊,我抱我自己老婆又不犯法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回头狠狠的对他翻了个白眼,“是不犯法,但公共场合亲亲我我,这是道德问题。”
 
    “那好吧,为了证明我是个道德品质还不错的人,我还是回家抱吧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(世界上没有天生合适的两个人,每个人的出场都有不同的意义,有人陪你到老,就注定会有人中途离场……)
 
    路上,常景妍心事重重的望着车窗外,欧阳烁认真开车也不打扰她个人思考空间。
 
    常景妍说,“前面路口左转吧,你去公司上班,我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这才扭头看了她一眼,嘴角的笑隐晦不明,“你这是准备把我支到公司去,你好回去看吴子洋啊?”
 
    常景妍靠在车椅背上的脑袋偏头看他,男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小心眼,她根本就没想到这件事情上好不好。
 
    她顺着他的话接,“对啊,所以你赶紧去公司吧,请给我自由支配的个人空间。”
 
    欧阳烁佯装生气,也知道她是故意气他,“想得美吧你,今天我要把你拴在我身边一整天,就让你着急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像看一个无赖一样的瞥了他一眼,不再说话。
 
    十字路口他停在直行车道上,不是真的小气到不准她去看吴子洋,而是有件事情,他必须先和她商量清楚,如果她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了黎欣怡的事情,那结果可能就会大不同。
 
    到家后赵阿姨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回来都有点儿不可思议,他们两个真的很少能一起回家,看来小两口是和好了。
 
    “今天回来的可真早,我这晚餐还没开始准备呢,都在家吃吧?”赵阿姨耐心的问。
 
    常景妍看了欧阳烁一眼,和赵阿姨说,“反正我在家里吃,他我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赵阿姨两眼笑的眯着,“那少奶奶你帮我问问少爷呗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无语,赵阿姨要不要表现的如此明显,就算是为了撮合他们,为他们好,这也太明显了吧。
 
    欧阳烁就站在她的身边,和赵阿姨也就两步之远,用的着她替她问吗?
 
    常景妍倔脾气上来,“他爱吃不吃,我才不问。”说完,扭头走人,上二楼。
 
    欧阳烁无可奈何,赵阿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弄巧成拙,能一起回来还以为是如胶似漆了,似乎不是啊。
 
    “少爷,在家吃晚餐吗?”还是自己问吧。
 
    欧阳烁点了点头,什么都能放弃,居然今天难离去,你并不美丽,但是你可爱至极,哎呀灰姑娘,我的灰姑娘,我总在伤你的心,我总是很残忍,我让你别当真,因为我不敢相信,你如此美丽,而且你可爱至极,哎呀灰姑娘,我的灰姑娘,也许你不曾想到我的心会疼,如果这是梦,我愿长醉不愿醒,我曾经忍耐,我如此等待,也许在等你到来,也许在等你到来……
 
    郑钧,《灰姑娘》
 
    常景妍就惊呆了,什么个情况啊?他还有这种爱好啊?一直都以为书房里的这把吉他是个摆设而已,没想到他还真有两下子啊。
 
    不过,要不要唱这么久远的歌曲啊?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