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想到这段时间吴子洋的变化,但她其实都能理解生病的人想法都容易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6:57 浏览:
 欧阳烁深眸凝着她,现在说了,她也会消化不良,“等我们吃过饭再说吧。”
 
    怎么能这样?这样根本会吃不下好不好。
 
    “不行,必须现在说。”常景妍不让他走。
 
    欧阳烁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和她说,“吴子洋他……”
 
    却不知只是吴子洋三个字外加他刚才的深思,已经足以让常景妍一颗心提到嗓子眼。
 
    “子洋怎么了?你不会真的刺激到他了吧?你去见他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的,他说什么你点头就可以,有什么事情回来我和你两个人……”
 
    “景妍。”欧阳烁也将她的话打断,他还什么都没开始说,她就全都是对他的责怪和不满,他有那么让她不相信吗?
 
    常景妍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过激了,紧咬着唇,看着他。
 
    欧阳烁的确有点儿小脾气,不相信他还满心在意的都是另一个男人。
 
    “你这样我心里很不好受,难道他真的比我重要吗?我要是真把他怎么了,你还得杀了我不成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自知理亏,低着头,葱白如玉的小手互掐着,小声叽咕着,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,我是上次被他突然晕倒吓到了,医生都警告过我,不然后果会很严重,所有我刚才,才那么紧张的。”
 
    说着说着,常景妍又不放心的问,“子洋他真没什么事吧?”
 
    欧阳烁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“他很好,我有事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根本就不相信,只当他是说气话,“哎呀好了,他一个病人还能欺负你不成,不气了哈。”
 
    “景妍,你真的还了解现在的吴子洋吗?”
 
    常景妍叹气,想到这段时间吴子洋的变化,但她其实都能理解,生病的人想法都容易偶尔偏激,况且他还莫名其妙的失去了七年的记忆,心里一定也是彷徨无错的。
 
    七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,他甚至都分不清站在他面前呃呃呃人经过七年的时间,是敌是友。
 
    “他的确有些改变,但他还是吴子洋。”常景妍只能这么说。
 
    欧阳烁赞成她的说话,他还是吴子洋,就因为他还是吴子洋,才会不肯对景妍放手。
 
    “他告诉我一件事情,一件我在这七年中也曾怀疑过的事情,但他告诉我的目的,是为了让我和你分开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看着欧阳烁,她相信他说的话,现在的吴子洋的确为了拆开他们会不择手段。
 
    比如那份调查欧阳烁这七年的全部资料,难道是那份资料里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?但什么事情能把他们两个分开?
 
    “黎欣斐很有可能就是黎欣怡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的心一怔,仿佛是在安静的空间里,突然被人在耳边猛烈的击了一声鼓敲醒。
 
    又是黎欣怡,这个本来已经离开这个空间七年的女人,就是如此阴魂不散着。
 
    常景妍从飘窗上轻松的跳跃下去,灰色长毛地毯上摆放着她的米白色拖鞋,她穿上,抬头看着还坐在飘窗上的欧阳烁。
 
    “谁是谁都和我没有关系,而你,是我的,听到了没有?”
 
    欧阳烁以为她生气了,不,她就是生气了,他总是惹她心烦。
 
    他手掌撑在台面上,一个越身跳下去,稳稳地站在她面前,一瞬不瞬的凝着她,“不管她是谁,我爱你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真的值得相信吗?别以为说句好听的,她就会不介意,她现在心里郁闷着呢。
 
    她就想找个人简单幸福的过日子,真的就那么难吗?
 
    “别整些肉麻的,不愿意听。”
 
    常景妍转身之际欧阳烁趁机揽住她的腰,从背后将她搂在怀里,“你生气了?”
 
    “我不该生气吗?”常景妍不掩饰自己的内心,也不拒绝他温暖踏实的拥抱。
 
    欧阳烁搂紧她,嗓音低哑,“你最有资格生气,我害怕你不生气。”
 
    这是什么话啊,“你的意思是,在故意惹我生气是不是?把我气死了,你打算另娶新欢啊,不对,是迎娶旧爱啊。”
 
    她酸酸的话,欧阳烁听在耳中却像是情话,他扳过她的身子,两人四目相交,“今生,有你就够了。”
 
    又来,看言情剧看多了吧,噢不对,他从来不看八点档。
 
    “你不准离开太满意,又偏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,刚要离开,常景妍柔软的藕臂环在他的颈间,不准他就这么结束。
 
    他当然非常乐意进行下去,拦腰将她搂紧,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里,这样只要他不死,她都是属于他的。
 
    等到他情动之时,她却突然喊停,将所有的动作都戛然而止,他还不知道这是她的小心机,“怎么了?”
 
    常景妍刚才是感觉到他身体的某些变化,她憋着笑,表情严肃,一本正经,“就到这里,我下楼吃饭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喂,常景妍你……”欧阳烁这才明白自己上了她的当。
相关阅读